作家兵子印象

把周广兵【兵子】加为QQ好友已经是第三日了。第一天,第一眼看到周广兵先生的那首长诗,一口气读完,真想仰天长叹啊!当时只知道这位孩子是位解放军战士,是网友之一而已,真不知道他如故个这么大方的作家!对,大气!那就是本人看这首诗的最直白的感想。何等的气概如何的心怀啊!而那多亏当代作家最欠缺的。面对这么大诗,我未曾资格多嘴,只可以敬畏着激动着向我的兄弟姐妹们推举!

《致姐姐》

今夜,内心充满了伤痛,我真的不理解该向哪个人倾诉

社会实践,在维尔纽斯的两年,贫穷使自己四处奔波

直面美观的随笔,总是保持沉默

鹰是神秘的理想主义者,而我以物质喂养疲劳的脊梁骨

三妹啊,你在村庄可以安静的老耕于天下

你在村落可以有所安详的生活

洗衣育子,孝敬二老

可以最义气的祝福溢于酒水

而自己并未向往与您青色的瞳孔里明月的舒适

本身总在动脑筋诗歌最真正的意思

自己总在徒劳的在文字里写下一个哪个人都不知情的概念加以陈述

到底为啥使我泅渡于泪水如此悲哀

妹妹啊,我不可能脱出,当先于诗文的界限独自生活

痴心于言语的求索无法自拔

到底为啥

本人不清楚,我实在不明了

今夜,我想回家,想再次来到家乡过一下男女无忧无虑的活着

可故乡又在何地

家门不是一个村庄,不是一个原来的位置

桑梓是自身寄予生命的小说,经历者欲火的折磨

大姐啊,所属于自己的故里究竟在什么样地点

人世间里自己是一朵漂浮的波浪

周广兵,笔名兵子,22岁,在川青海东服兵役。他是一个随意的孩子,用自己的笔涂抹着灵魂中那幅红绿灰三色构成的图腾……他唱着温馨的歌,在解放军复杂的团体中,自顾自地走在小说的裂缝中……有时,他也会拿着一把钥匙,在蜿蜒小巷里徘徊,天真地敲着这个厚厚的文化娱乐场地或出版社的墙……一双握枪的手,却有原始的才情,让我先是次觉得一个资质的小说家离自己是那样的近。他写诗十年有余,出版诗集《冰雪美女》,而后先河撰写音乐,《鱼骨梳》《当兵就是那么帅》《道缘》等一大批具有较大影响力的创作都来自兵子之手。他是个海子式的时期吟咏者,是新一代人心灵的描摹者,我喜爱他的诗;也许是偶发和她的只字片语的拉扯有了心灵的默契;也许我只是对她的百年有点耳食之言。这几个都尚未提到,只要您愿意拿起笔,把你的少数想法、思绪记录下来,那么就是对小作家最大的抚慰。如果读者愿意,我也很欢迎您将对于周广兵作家的评介的文字拿出去供大家分享。也许,文字是大家对那几个时代和恒久的诗词最好的旺盛抚慰。我期待广大网友和我联合走进作家周广兵和诗词的动感乐园。在这一个喧嚣的时期,能有诸如此类的青少年听从和谐纯粹的旺盛体验,对迷失在物质世界的过多灵魂来说,他,就是一个招魂者。

作为一手握枪一手写诗的周广兵来说,按理说应该似乎种下西瓜长出瓜苗,怀孕五月本来分娩,春季来了桃花盛开一样理所当然,自然的就像不值得人们联想到其论理意义的留存。但是,现实并不那样。周广兵可以折叠的牵记之光从常常的生存折射出五色诗意,这几个进度却演绎了一个极富戏剧性的,从理性到非理性的传奇。他想出版一本杂谈集子,于是,就不断地给各大报章杂志社寄稿件,不断地寄,不断地退,三年五载,到前几天,已经退了40很多次了,但她就是不肯甩掉自己的言情——杂文。在中原有许多畸形的社会晤貌存在,那就是做怎么着事的不必然爱怎么事,能做了什么事的不自然能做上什么样事。于是,学医的从了政,从政的为了文,从文的经了商……。周广兵当了兵,得到枪那时如同也一直不想到自己可以与杂谈结缘,过上一种理智含量极高的军人生活。而是和云庸Ford扳平,不了然自己是哪个人,甚至忘记了和睦尚为一具活体生物,把自己的前程和天数自觉不自觉地拱手交给那些既熟稔又陌生、既没办法又凭借的“社会”去决定、去明白、去摆布:

“我说:我是盐,你是水 \盐在水里鸦雀无声安睡\你说:是泪 \我说:是海
\说泪时,你离我很近 \说海时,我离你很远
\您说:你是盐,我是水/水里含盐,象我们孱弱的性命/左手是泪/右手是海/在海洋之上拥抱哀乐的泪珠/你说:爱情有时很美。”(《盐水》)。就这么,先导了军官生活,重叠岁月春夏秋冬,算命自己极限归宿的生活本能活动,用忙绿的工作包装着浮躁的生存。当劳碌与浮躁成为一种习惯后,日子便平静了下来,平静得雪花和花瓣落地叮当有声。

迄今还喜爱自己疼爱的诗句,那种热爱是岩底的水,冰凉,纯净,宛如肉体之外的神魄。我不想告知别人我心爱散文,因为那须求解释,而解释是最无趣的,所以自己默然。对于作家,我有选拔地去欣赏。有时是诗当先了人,有时是人当先了诗,寻找诗人合一的诗人很拮据,如荒年收割后的麦地,比雪地还根本的麦地,你发现不了一枝金黄的麦穗。由诗及人,或由人及诗,都免不了一场误会甚至喜剧。于是,我学会从有意思的角度去对待作家,有趣或乏趣,都足以将自身见状的作家幸免戏剧化。趣味,是自个儿个人的审美标准。“1、据说,图腾是因为崇拜而脱胎换骨的信仰/那神明是因为信任了信仰/在暗夜里/在痛苦与屈辱之后而含泪孤独的壁画/那三头六臂腾云驾雾/或是玉衣翩飞
凝神端坐/是不是是在爱情里/也有那么说话/你突然在我心中是最美的形象/于是夜夜歌唱/晨里凝露夜里结冰。/2、假如在昏天黑地的洞穴里/我算是找到/你在千年遗留下的化石/那么美那么/前世是或不是本人也曾深远的爱过你/不然今生/为啥总是想起你如画的真容/这誓言以及千年的守盼/是还是不是也含在化石里千年不化/我了然的或许唯有那一个/而你了然的必定还有众多浩大/关于千年从前的神话/那么美那么多诱惑/不然
不然/你也不会留下一颗化石/让自家一再的雕刻”……选拔自《历史》。所有的建树都是创造在对过去颠覆的底子之上,所有的更新也都是以背叛为代价的社会实践活动。经历了三遍对历史回想后,周广兵对全体社会风气、万物苍生给予了宗教般的虔诚。这种对性格终极关注的情愫,终于以诗句的法子得以最佳的觉察、开慧、释怀、背叛和独立自主。

本人以为白痴是最甜蜜的,因为他无痛无罪。丰盛的土壤只生长悲伤的繁花,她眩目标美却又引人如飞蛾扑火,化为灰烬而何乐而不为。周作家也说他是惨痛的,我很驾驭,一个不会痛楚的作家写什么诗歌呢?我依然庆幸他的忧伤,那种幸存维护着杂文的敏感性。我盼望尘世的人幸福,而自己期待小说家以痛楚为幸福。所以自己说,每个人都有协调的伤痛。有的痛心生长小说,有的悲哀生长折磨。不过当周小说家先下线后,说给自家发送资料让我写几句关于对她论文的评论时,我感觉一种孤寂。周小说家的素材正在传往我电子邮件的网络通道上,我却稍微懊恼。

新生,兵子又起来参预音乐,从作词开始到渐渐的作曲,将协调的生命和愿意付诸于所喜爱的事业中。从《鱼骨梳》到《当兵就是那么帅》,一遍次的将内心最实际的情愫临摹于笔端。

鱼骨梳

兵子

多想那一刻走进你心里

就那样穿越过去 死也甘愿

尽管化身为鱼 或者开出莲花一朵美丽

让世界都了解 我爱您 爱情从不花期

真想这一句刻在自身骨里

就像此相约来世 在所不惜

剔去自由的鳍 做成梳子具体的亲吻你

让世界都清楚 有情人 生命没有冰期

我会好好的想你 做你的梳 理水的细雨

似乎此逐年的清晰 留下深深的痕迹

即使只剩下鱼刺骨 刺痛也不忘记

我会好好的爱你 做你的鱼 懂水的心曲

就这么默默成灵犀 带着青色的追思

即便沧桑成鱼化石 百折不挠也不犹豫

就那样躺在您怀里 一辈子不分开

化为你跳动的韵律

他认为真正的法门是像鱼骨一样,是将持有的人命的觉醒一点点剥开,到达内心,是将身体的不随便回升到心灵的随机。他所提倡的“鱼骨体”不仅仅是一种简易的编著手段,更是一种考虑的内涵。

比如说《当兵就是那么帅》更是一语破的似的将服役的印象用一个字表明的淋漓,那种不编造,不做作的直白和不羁。在现在那些时代真的是索要更新和用生命创作的。

《当兵的就是那么帅》

周广兵

粉红色的羊角 洒脱的派头

疼痛的豪情 飞扬着美妙

昂起始 挺起胸 一身是壮美

钢枪上也有那温柔玫瑰开

黑色的营盘 绿绿的心情

羞答答的花儿 怒放着滚滚

四方被 步伐齐 热血汇成海

严穆中也有那龙精虎猛大舞台

来来来大家共同唱起来

战友情 官兵爱 真心来表白

冷艳的脸颊笑颜逐开

从军的一律就是如此帅

来来来大家一块吼起来

一二三四 吼起来 吼出我心里的热衷

跳动的常青紧凑的节奏

当兵的一律就是如此帅[2]

别的就是兵子所编写的音乐尤其正气,阳光,积极。他说艺术是追求真善美的,那么快要给人愿意和光明,不应当是阴天和急性。在那几个信仰模糊的年代,需有一股清泉给人以洗涤,金钱至上的传统是荒唐的,是道义的丧失,但是可以持之以恒这种只有的想法也确确实实是须求意志和气魄,毕竟要面对严酷的求实和生活的压力,可是他却如故坚强的走在温馨的途中。

提笔写人,是有诸多不便的。作家很多次约我写她,不知为啥,就是难以提笔。顺从内心的人也是美满的吧?我遵从自己的心迹写周作家,是自身觉着她是增进而有趣的。当然,那是自我的直觉。直觉总是建立在距离的根基上,是月光撒在肩膀的直觉,冰冷的热度,仍旧柔软的份额,全在一念之间。

自身不知晓真正的周广兵作家,唯有他多年的老战友们才精晓。他说,是一位“月亮之上”的网友牵线自己两认识的,但自我和小说家没有摄像过,所谓影象,是莫奈的《日出.印象》,一切依稀,一切隐隐,而橙蓝色的日光是温暖的,那就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