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社会实践.阳货4

社会实践 1

【原文】(17.10)

     
子谓伯鱼曰:“女为《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为《周南》、《召南》,其犹正墙面而立也与?”

【通译】

     
至圣先师对伯鱼说:“你读书《周南》、《召南》了吧?一个人只要不求学《周南》、《召南》,这就像面对墙壁而站着吧?”

【学究】

   
《周南》、《召南》:《诗经.国风》中的第一、二两有些篇名。孔圣人崇尚《诗经》,愿自己的学童先要好好学习《诗经》。伯鱼是孔丘儿子,这样直接告诉自己外孙子假诺没有读书《周南》、《召南》,就等于不通晓变通,便如面墙而不掌握变通一样。

     
学习就是令自己拿走更多知识,从而明辨是非,得到变通的艺术,令自己的社会实践更加灵敏和实用。

【原文】(17.11)

      子曰:“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

【通译】

     
尼父说:“礼呀礼呀,只是说的玉帛之类的礼器吗?乐呀乐呀,只是说的钟鼓之类的乐器吗?”

【学究】

     
无论是礼如故乐,不纯粹就是礼和乐,而是通过学习礼和乐使自己拿到文化,变得更为通透,在社会中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通过学习礼和乐就是通过学习领悟事理,将礼乐里面的内蕴变成温馨的力量,这才是读书的自然目标。要是不可能转换礼乐里面的道理成为亲善社会实践的力量,充其量只是礼和自觉贩卖者,搬运工。“一切有为法,皆如幻泡影”,所以法乃通达的载体,而非本来。

【原文】(17.12)

      子曰:“色厉而内荏,譬诸小人,其犹穿窬之盗也与?” 

【通译】

      孔夫子说:“外表严刻而心中虚弱,以小人作比喻,就像是挖墙洞的窃贼吗?”

【学究】

      这里连续追究学习的含义。

     
外表看起来很庄敬,内心却特别空虚,这样外强中干的展现自然无法坦荡,如同小偷般挖墙做扒窃行为同样,总是偷偷摸摸不可以正大光明。

      学习就要通透,不可能为了学习而学习,否则就会自欺欺人。

【原文】 (17.13)

      子曰:“乡愿,德之贼也。”

【通译】

社会实践,      尼父说:“没有道德修养的两面派,如同破坏道德的贼一样。”

【学究】

     
孔仲尼所说的“乡愿”,就是指那多少个表里不一、言行不一的两面派,这些人欺世盗名,却得以公开地自我炫耀。孔仲尼反对“乡愿”,就是主张以仁、礼为基准,只有仁、礼可以使人变成真正的仁人志士。

     
儒学提倡忠诚之道,来不得半点虚假。如果无法坦诚以待,就是学习的盗贼,至圣先师这里说得很绝望,没有点儿遮掩。真可谓一针见血,直指人心。

社会实践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