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保险案例解析丨因工作压力导致精神病是还是不是工伤

导读:本案的争持难题即在于,姜凯因工作压力造成的精神疾病能不能纳入工伤认定的限制。

来自:巴黎市高级人民法院

一、案情

姜凯原系首都信息科学和技术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首信公司)网络工程师,与该铺面缔结了时限为2009年九月11日至二〇一二年四月25日的劳动合同。二〇一〇年七月4日,首信集团向姜凯出具了扫除/终止劳动关系注解。同时,首都外贸大学附属新加坡安定医院及香港(Hong Kong)大学第六医院等诊所出具诊断注明认为,姜凯患有重度抑郁性神经症伴发疑病症等症状。

二〇一一年8月2日,姜凯之父代姜凯向香江市海淀区人力资源和社会有限支撑局(以下简称海淀人保局)提交工伤认定申请表等工伤认定申请材料,称姜凯因在首信公司长时直接二连三工作导致压力大、人格障碍,最后致使上述疾病。同年一月14日,海淀人保局作出报告书,认定姜凯之父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请不相符《工伤有限支持条例》第1条以及第14条、第15条规定的工伤(视同工伤)的确认情形。之后,海淀人保局分别以邮寄和通告格局送达了上述告知书。姜凯不服上述报告书,于同龄二月16日向巴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险局报名行政复议。同年三月17日,该局作出复议决定,维持了原行政作为。姜凯亦不服,提起行政诉讼。

姜凯诉称:首信集团未与姜凯协商,擅自将姜凯调往延庆县音信中央从事室内政务互连网工作,限制姜凯身体状态和休养的义务,强迫其突击和连接工作。由此,姜凯认为,其是在劳作时间、工作区域、因工作缘故而带病,符合《条例》第14条第(1)项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吊销海淀人保局于二零一一年六月14日作出的告知书。

二、审理结果

社会保险,一审法院经审判认为,根据《工伤有限支撑条例》第5条第2款之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坛社会有限帮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证工作。被告作为区顶级社会保障行政部门,负有对本辖区内集团职工所受加害作出工伤认定的合法职责。

《工伤有限扶助条例》第1条规定,为了保证因工作屡遭事故损害或者患职业病的员工取得医疗救治和经济互补,促进工伤预防和事情康复,分散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制定本条例。该条明确了工伤认定针对的对象是因工作屡遭事故危机或者患职业病的员工。劳动者因工作原因发生意外事故肢体受伤、亡故和因工作缘故患职业病的,应该被肯定为工伤,享受相关的承保待遇。

本案中,相关理学讲明书载明原告患有焦虑症等病症,但眼前没有有凭据申明原告上述病症系因工作备受事故风险而造成,亦未有证据证实其病症属职业病。由此,被告认定原告申请不相符《工伤有限协助条例》第1条的确定,且不符合《条例》第14条、第15条规定的工伤(视同工伤)的认定情状,并通过作出报告书,其作为肯定事实清楚,证据丰盛,程序合法,适用法律适当。原告的诉讼请求缺少实际和法律根据。

综上,一审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实践<中夏族民共和国刑法>若干难点的解说》第56条第(4)项的规定评判,驳回原告姜凯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裁判后,原告姜凯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三、意见

不久前,随着社会经济等各方面的不止向上,就业困难和行事压力等社会现实难题亦不断追加,导致焦虑症等精神疾病的病倒人数呈逐步上升的可行性。本案的争辩宗旨即在于,姜凯因工作压力导致的精神疾病能或不能纳入工伤认定的限量。

分析上述难题首先须求明确的是:唯有符合条件的事故损害和患职业病那两类情状才有可能被认同为工伤。即唯有符合以下法律规定的情景才可认定为工伤:《工伤保证条例》第1条规定,“为了保险因工作备受事故损害或者患职业病的员工得到医疗救护和经济互补,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分散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制定本条例。”该条明确了《工伤保证条例》的立法要旨是为着保全因工作屡遭事故风险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依法得到救治和补充的合法职分。

在此,该条例对其应有保证的重伤性质也作出了鲜明界定,那也是工伤保障保险制度与别的法律救济路径的根本不同。同时,《工伤保障条例》第14条列举了应有肯定工伤的状态,第15条列举了视同工伤的情景。除此之外,我国并从未其余法规、法规再对工伤认定的气象有所规定。因而,唯有在干活时间、工作地方或与做事时间和做事地方相关的年华和位置,因工作缘故或与做事不毫不相关系的来头爆发的事故危机或患职业病的情形,才属于工伤认定的局面。

根据上述法律规定,结合本案具体案情,大家觉得,姜凯因工作压力导致的精神疾病不可以纳入工伤认定的限制。理由如下:

一是姜凯不适合事故损害的要件。本案原告姜凯在工伤认定申请中固然关乎,由于在工作地点两次三番工作时间太长,致使其不可以入眠,处于精神分裂症情状,后经医院诊断为重度抑郁病伴发精神病等症状、妄想状态、偏执性精神障碍。不过,姜凯患有的上述精神疾病并非由事故导致,而是因短期工作压力等元素造成,由此不符合事故损害的要件。

二是姜凯不属于患职业病的景观。我国《职业病防治法》第2条中对“职业病”有醒目限定,是指公司、事业单位和个体经济协会的生产者在生意活动中,因接触粉尘、放射性物质和任何有毒、有害物质等要素而滋生的疾病。职业病的归类和目录由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会同国务院劳动保证行政部门确定、调整并公布。方今,并未有相关法律将精神类疾病纳入到职业病的范围。

综上,海淀人保局以不属于工伤认定规模为由对姜凯作出的告知书符合法律的规定,一、二审法院的评判是天经地义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