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劳动争议案件审理

说是学徒却无法举证 集团需承担未签约责任

阿辉于2014年十二月18日入职双清公司,于2014年9月18日以“不想做”为由书面指出辞职,并经双清公司同意后于同龄11月15日正式离职。在此期间,双清公司未与阿辉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未给阿辉办理社会保险参保手续及缴纳社会保险费。

2014年十二月,阿辉向思明区劳动仲裁委申请仲裁,请求双清集团付出其2014年九月19日至2014年五月15日未签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18155元,为其交纳上述期限的社会保险费。劳动仲裁委裁决:双清公司开发阿辉上述期间未签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17865.14元,为阿辉办理社会保险登记并交纳社会保险费。

社会保险,双清公司不服该决定,向思明区法院起诉。其主持,阿辉是学徒工,与其不设有实际劳动关系,由此不搪塞二倍工钱。思明区法院审判后以为,双清集团看好的“学徒工”并非规范的用工形式。从双清公司按月发给阿辉款项及对阿辉工作内容的陈述,足以表达双清公司与阿辉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因此判决双清公司开发阿辉上述期间未签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17865.14元,为阿辉办理并补缴社保。

双清公司不服此判决,向卢萨卡中院提起上诉。其诉称,阿辉是有情人介绍来双清集团做学徒工的,不是原审认定的非规范用工。阿辉也无意成为商家的员工,其到商店多少个月后,懒惰涣散,不愿学习,向双清公司提议不想做,双清公司出于善意挽留之后阿辉才准备留下正式涉足工作。阿辉得知员工需要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明确表示自己不便被合同约束,才自行离开公司。原审判决错误,请求废除原审裁定,改判帮忙双清公司原审的漫天诉讼请求。

地拉那中院审判后觉得,劳动关系是劳动者为用人单位提供劳动,用人单位向生产者支付劳动报酬的法律关系。阿辉为双清公司提供了劳动,双清集团亦向阿辉支付劳动报酬,双方之间符合劳动关系的基本特征。双清公司主持双方之间不是费力关系,阿辉仅仅只是学徒工,应当对其主张承担举证责任,但双清公司所提供证据并不足以证实。原审从双清公司按月发放给阿辉款项及双清公司对阿辉工作内容的陈述,认定双清集团与阿辉之间存在实际劳动关系并无不当。由此,决定维持原判。

■连线法官

用人单位败诉率居高不下

罗安达中院民一庭庭长刘友国向记者介绍说,劳动争议案件紧要展现出劳动者提起诉讼多、用人单位权益受侵蚀后提起诉讼少、劳动者同时指出四个诉求、劳动者胜诉率远不止用人单位等特点。

刘友国介绍说,劳动争议案件与另外民事诉讼案件相比的一大不同点,是权利受到侵害的几乎都是生产者一方,用人单位因权利受到贬损提起诉讼的中坚没有。重要缘由是用人单位在劳动关系中起主导成效,在劳动关系中居于管理者地位。

劳动者申请仲裁的争议项目广泛,除了传统的要求支付劳动报酬、加班费、经济补偿金、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要求签订无一定期限劳动合同,工伤保险待遇等纠纷,新品类案件频频涌出,重假诺:因合同终止索要经济补偿金,因用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而要求开发双倍赔偿金,要求开发带薪年休假工资及因劳务派遣暴发的隔阂等。新类型劳动争议案件不断涌现,重假使由于劳动合同的核心范围扩充和生产者权利保障范围不断扩充引起。用人单位提起仲裁申请的案件偶有出现,首要项目是用人单位因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预约而要求支付赔偿金。

单个劳动争议案件中,劳动者往往同时提起两个请求,很少提起单个诉求。诉讼请求将工钱、加班工资、年休假工资、未签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赔偿金等杂糅在一个诉讼中,审理的难度不断扩大。

据卢萨卡中院总结,该院已查处的分神争议案件中,劳动者作为原告起诉的案子,其胜诉率二〇一二年为78.67%,二〇一三年为81.19%,2014年为66.19%。用人单位败诉率高,2014年虽有大幅下滑,但仍居高位。一方面表达,在劳动关系中,用人单位对生产者的活动保障仍旧很不够,依法用工、规范用工还有待加强,劳动者权益受迫害现象仍很卓越。另一方面也印证,用人单位劳动管理水平在日趋改良,而法院对劳动者权利的敬重也在不断加强。

来源:人民法院报第三版|作者:安海涛郑承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