亟待的伴儿大伙伴们看过来社会保险

香港法院参阅案例第12号

新加坡金网络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诉迪拜市怀柔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不服工伤认定案

【关键词】

双重劳动关系工伤认定

社会保险,【参阅要点】

生产者与多家商厦同时存在劳动关系,在里边一家商家办事之间受伤、符合工伤认定标准的,应当肯定为工伤。“双重劳动关系”对是否应确认为工伤不发出震慑。

【相关法条】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

【当事人】

原告:日本首都金网络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被告:时尚之都市怀柔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第三人:高永生

【基本案情】

高永生与香港金网络物业管理有限集团(以下简称金网络商家)存在劳动关系,系该店铺长时间天地大厦物业管理处的电工。二零零六年10月23日,高永生在漫漫天地项目B1座12B04号业主处维修灯具时从楼梯上摔下,金网络集团将其送往医院抢救后,诊断结果为创伤后腰部软社团损伤,急性尿潴留。高永生向新加坡市怀柔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怀柔区人保局)申请了工伤认定。经调查核实,怀柔区人保局于2011年1五月16日作出京怀人社工伤认(2270T0209171)号《工伤认定结论通告书》,认定高永生于二零零六年1二月23日时有暴发了创伤后腰部软社团损伤,急性尿潴留的摧残,符合工伤认定范围,认定为工伤。

金网络公司对此不服,于二零一二年三月15日诉至长崎市怀柔区法院,诉称,高永生与金网络公司、新中物业管理(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中物业集团)同时设有劳动关系,且新中物业一直为高永生缴纳着社保金,金网络集团不应承担工伤责任,请求法院依法撤消该《工伤认定结论布告书》,并责成怀柔区人保局再度作出不是工伤的认同。

【审理结果】

上海市怀柔区人民法院于2012年九月1日作出(2012)怀行初字第12号行政裁定:维持被告新加坡市怀柔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京怀人社工伤认(2270T0209171)号《工伤认定结论通知书》。宣判后,金网络公司不服一审宣判,向都城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香水之都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二〇一二年十月20日作出(2012)二中行终字第568号行政判决: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判决认为:劳动者存在重复劳动关系是否需要承受不利后果要么应当承担如何不利后果,应当由劳动领域相关立法调整,方今国家并未明令禁止双重劳动关系的规定。只要用人单位与生产者建立了麻烦关系,在劳碌期间受伤属于工伤认定范围的,就相应认定为工伤。依据本案调查的真相,现有证据可以作证高永生于二〇〇九年11月23日所受伤害系在干活时间、工作地方,因工作原因所致,符合工伤认定范围,怀柔区人保局作出工伤认定符合相关法律规定。金网络公司的连带诉讼请求,没有有关法律按照,不予帮忙。

【法院演说】

本案争议的点子在于:第六人高永生与两家商厦同时设有劳动关系,其中原告之外的另一家物业集团直接在为高永生缴纳着工伤保险。这种场馆是否会潜移默化工伤认定结论以及原告金网络店铺承担责任的主意。

一、存在双重劳动关系不拔除用人单位提供工伤保险的白白

首先,双重劳动关系不造成劳动合同无效而裁撤用人单位提供工伤保险的白白。实践中,有理念认为,不应认定双重劳动关系,如若存在重复劳动关系,应只认同一重难为关系。不过现实生活中,的确有不少再次或多重实际劳动关系的留存,假诺断然认定这些费力关系无效,必然影响健康的用工秩序,同时,也不便民丰硕发挥劳动者的难为潜质,阻碍其为社会提供更多的劳动,影响人力资源的频率。因而,在存在重新或多重劳动关系时,不可以断然认定劳动合同无效,从而解除用人单位提供工伤保险的白白。

说不上,就算劳动者在重复劳动关系中留存错误,用人单位也仅具有一定的合同解除权,而不可以排除其应承担为劳动者提供劳动保险的白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四)项规定:“劳动者同时与其余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对成功本单位的办事职责造成惨重影响,或者经用人单位提议,拒不改善时,用人单位可以免除劳动合同且无需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可见,当劳动者在再度劳动关系中设有显明不是时,赋予了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的权利。但在劳动合同依法解除在此以前,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仍然存在法定有效的劳动关系,不可以免去用人单位所应承担的为劳动提供工伤保险的白白。而且,用人单位在采取合同解除权时,还应该做到相应的程序性事项,而毫无出现符合法规规定的清除劳动合同条件时,劳动关系会自然、自动、即时、直接的排除。比如,用人单位应当履行最大旨的布告、告知权利,并授予劳动者申辩、解释的空子,解除合同的效力才会到达劳动者。否则,劳动者在劳累关系正在撤消却并未清除完毕的进程中惨遭重伤,仍应认定为工伤。

二、多重劳动关系下,可以依据相关工作要素与所受伤害的契合度,判断承担工伤保险权利的用人单位

出于双重劳动关系的非单一性,在确认工伤的进程中,则需要把握不同劳动关系中工作时间、工作场地、工作原因这多少个要素分别与生产者所受具体伤害的契合度。本案中,高永生同时与两家商家建立了劳动关系,这时,认定工伤则应进一步强调从工作时间、工作场馆、工作缘故角度考虑。现有证据可以注脚高永生于二〇〇九年1九月23日所受伤害系在金网络商家的干活时间、工作地方,因该店铺的工作原因所致,符合工伤认定范围,怀柔区人保局作出工伤认定符合相关法律规定。

三、存在重新劳动关系不会时有暴发工伤保险衔接使用问题

此案中,金网络公司在高永生工作期间内没有为其办理工伤及其他社会保险。高永生同时任职的新中物业集团已为其办理了社会保险。那么,高永生在成就金网络集团工作内容时屡遭的残害,是否可以连接使用另一家商店为其办理的工伤保险呢?

大家觉得,劳动者存在重新劳动关系时,不爆发工伤保险衔接使用问题。为劳动者办理社会保险自己就是用人单位不可推卸的强制性权利,一旦违反,人力资源及社会保障部门有权授予审核惩戒。而且,工伤保险的本色仍是一种保险,即投保人依约付费以逃避将来可能实现的风险。工伤保险的社会公益性、对象普适性及一方重点国家化等特质并不可能更改其本质。也就是说,为职工办理工伤保险的用人单位是在同时保障生产者以及我的机动,而不是为其他用人单位作嫁衣。由于已认定高永生是在金网络商家爆发的工伤,工伤责任应该由该公司背负,自然也就不会启动其他用人单位为高永生办理的工伤保险,不会时有暴发工伤保险衔接使用问题。

笔者|新加坡市高级人民法院研讨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