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策》被埋没的价(1)

卷一  东周策

一致、秦兴师临周而求九鼎

秦兴师临周而求九鼎,周君患之,以告颜率。

九鼎,相当给后者的传国玉玺,得九鼎者,如得天下。秦国发兵逼近的东周,势要夺取九鼎,周君对斯深感焦虑,这样即便说明了秦强周弱的情景,并且秦国强及可痛快淋漓无视其他国家的威胁(理由后说),东周自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和这样的秦国相抗衡。请大家想想,当好遇到麻烦以及困难时,找一居多人数商议办法总是要好深感左右两难,下决定时更是摇摆不必然。这员周君在撞国家生死存亡存亡之际,并没因于朝堂上,看正在同等浩大大臣在争应战应和的题材,而是“以告颜率”。

这就是说最好好之处理措施是什么吗?

颜率曰:「大王勿忧,臣请东借救于联合。」

没错!颜率并没什么虚话,而是当机立断,决定使往外国求救,颜率真是一个无愧于的聪明人啊。在如此多诸侯国中,他单独于齐国求救,表明了他针对这个起十足把握。别人下棋只会想到了对方下同样步如何做,颜率就已经想到了在稍微步后即便见面完结对手。

颜率至一头,谓齐王曰:「夫秦之呢无道也,欲兴兵临周而求九鼎,周之君臣,内自尽计,与秦,不使由之强。夫存危国,美名也;得九鼎,厚宝也。愿大王图之。」

颜率一到齐国即说:“秦国残暴无道,想通过发兵,抢夺东周的九鼎。我们君臣上下,都宁愿把九鼎给您,也不要受残暴的秦国。保护将灭亡的国,能获美好的声名;得到九鼎,就是抱世界最可贵的传家宝。”颜率很明白,一开始便本着齐王挑明了“秦的吗无道”,这就是是宁愿让齐国,也未乐意被秦国的来头了。如果颜率马上便同齐王举行贸易,用九鼎换救兵,齐王会有担心,九锅子去同和去秦有什么界别,其间必然起猫腻。同时,“存危国,美名也”,也驱除了齐王担忧会得及强霸九鼎的恶名,完全符合中国总人口受到“有德者居的”的伦理道德观。

齐王大悦,发师五万人,使陈臣思以为救周,而秦兵罢。

于是,齐王答应了,就发兵五万驰援东周,秦国为这个息兵息鼓。

一道将求九鼎,周君又患的。颜率曰:「大王勿忧,臣请东解之。」

齐国向东周要九鼎,周君对斯而感觉到担忧。不过,这次与上次略有不同,周君并从未“以告颜率”,而是,颜率主动提出仲裁,正所谓“解铃人还需系铃人”。

颜率至同,谓齐王曰:「周赖大国的寄,得君臣父子相保也,愿献九鼎,不识大国何涂之于如与的一起?」齐王曰:「寡人将寄径于梁。」颜率曰:「不可。夫梁之君臣欲得九鼎,谋的晖台之下,少西之上,其日久矣。鼎入梁,必非闹。」齐王曰:「寡人将寄径于楚。」对曰:「不可。楚之君臣欲得九鼎,谋的被叶庭之中,其日久矣。若入楚,鼎必不发。」王曰:「寡人终何涂的从如授予之同?」

颜率向齐王表示,九鼎可以叫你们,不过,你们打算怎么运九鼎回齐国?齐王对:“向魏国借道。”颜率立马否定了,理由是魏国对九鼎图谋已久。齐王又说:“那就是朝楚国借道吧。”颜率还是否定了,理由吧是本着九鼎图谋已久。齐就咨询:“那自己欠选择啊一样长长的道,把九鼎运回齐国?”九鼎既然是一个代正式的代表,那必不纵惟有秦齐两国想取得,其他各个侯国对九鼎也保有觊觎的,人家得管东周亡国与否,但是,一个强国拿到了九鼎,就是绝对充分。齐国自身为理解这道理,不然,它而怎会用兵救周。

颜率曰:「弊邑固窃为一把手患的。夫鼎者,非效酰壶酱甀耳,可怀挟提挈以至齐者;非效鸟集乌飞,兔兴马逝,漓然止于齐者。昔周底伐殷,得九鼎,凡一鼎而九万口缅怀之,九九八十一万口,士卒师徒,器械被具,所以备者称之。今大王纵有那个食指,何涂的于如发生?臣窃为甚王私忧之。」

颜率就答应:“九鼎不像醋瓶酱罐,可以抱揣手提到齐国,也无像鸟聚鸦飞,兔跑马奔,当年,周武王为了以这九个锅,用了八十一万人数,现在,齐王你虽是起这般多之丁,但是,应该选择啊条路以去矣吧?我也替齐王担忧啊!”九鼎和玉玺的别,这虽反映出来了,前者数量多,体积非常,而后人数量少,体积小,所以,九锅一输,必定会惊动他国。假如九鼎是九只稍杯子,可能这次策划就无可知学有所成了。出兵救周,遇到别国阻挠,可以努力出战,而运宝回国,就会见投鼠忌器。同时,也侧面印证了秦国强大,敢于在醒目之下,公然索鼎,无视任何威胁。

齐王曰:「子之数来吧,犹无与耳。」颜率曰:「不敢欺大国,疾定所从有,弊邑迁鼎以待命。」齐王乃止。

齐王同听这话,就说:“你频繁前来,就是免思给九鼎而已经”颜率说:“不敢欺齐国,请快决定采取回路线,弊国随时做好准备”齐王只好作罢。这即是颜率找齐国求救而非是摸索邻国的来头。齐王犯了少于漫漫错,才让颜率的计谋得逞,第一摩擦,忽视齐秦之间的实力差距,第二磨蹭,忽视了九鼎的运送难度。大家出来社会行事,难免别人会对团结有所求,但是,不自然有着的求都能满足,应学会怎么拒绝不客观请求,颜率就为咱提供了平等栽思路,欲拒先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